關於部落格
遠傳電信
  • 602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管家婆(23)

我想除了黎江齊以外,他的家人體內都有熱情的因子,因為黎江齊的舅舅在聽到了他帶女朋友回來的消息後,硬是要黎江齊帶我到他們家去吃晚餐。
  黎江齊的舅媽煮了一桌子的好菜招呼我們,態度十分的熱絡,感覺也是很親切好相處的人,但是他們看著我的目光,卻像在打量媳婦一樣……讓我坐如針氈,有種很想要奪門而出的衝動。外語DVD
  偏偏黎江齊壓根沒打算要幫我的意思,只顧著幫外婆挾菜,還有跟他坐在旁邊的表弟表妹玩。
  「多吃點呀,佳佳。」舅媽邊說,邊挾了塊肉到我碗裡。
  眼看我的碗都快變成一座小尖山了,我終於忍不住在桌下踢了黎江齊的腳,提醒他該出來英雄救美了。
  黎江齊很識相,也很懂得制住他舅舅、舅媽的方式。他直接伸長了筷子將我碗裡的菜通通往他碗裡撥去,然後開口:「舅媽,佳佳吃不下那麼多啦,我幫她吃。」
  大口大口的,把好菜都往他嘴裡塞。
  我只能僵笑的在一旁點頭,捧起輕盈的碗,遮住我大半張臉孔,然後狠狠瞪向黎江齊。
  大少爺現在是化身搶飯吃的乞丐嗎?中午跟我搶外婆包的壽司,晚上雖然是我叫他來幫忙,但是他也不用把菜都挾光,要我吃白飯吧!
  他這個人是怎樣?這麼捨不得他們的菜讓我吃的話,不會不要找我來哦。
  「你這孩子怎麼這樣,桌上一堆菜可以挾啊,做啥搶佳佳的菜。」外婆跳出來幫我說話了。
  嗚嗚,外婆,總算不枉我花費了一整個下午在百貨公司和妳培養革命情感啊。
  就是說嘛,手長得那麼長是拿來幹嘛用的你?
  擱下碗,雖然碗裡只有白飯,但是我還是很捧場的將它整碗嗑光。「我吃飽了,謝謝舅舅、舅媽。」
  「這麼快就吃飽啦?那要不要吃點水果?」舅媽說著就要起身。
  「不用了,舅媽,我真的很飽,吃不下了。」這一餐的熱情已經足以讓我感到飽足了,真的,不用再送飯後水果了。
  正想動手幫舅媽整理桌面,順便到廚房去將那些碗盤洗一洗時,外婆卻突然開口了。
  「佳佳,妳那陪外婆到外頭散散步,做做飯後運動吧。」
  「好吧,那等我先把這些碗盤洗一洗……」先說明,我可不是故意要在黎江齊面前裝賢慧博分數,而是我媽從小就諄諄教誨,去人家作客一定要有禮貌,這點從小被念到大,實在是想忘記也難。
  「不用不用,這些我來就可以了,妳今天是客人,怎麼好意思讓妳洗碗,妳就陪外婆去散散步吧。」舅媽手一揮,快速的將碗盤收走,不讓我沾手。
  啊哩……這樣哦。「那,我就先陪外婆去散步囉。」親愛的老媽,妳的教誨我真的都有聽進去哦。
  「嗯,去吧去吧。」大人用餐完畢,舅媽便忙著招呼另外兩位“小“人。
  「我也跟妳們去。」大少爺拍拍屁股站起身,打算繼續下午的模式,三人行。
  「不用,你留在這裡陪你舅舅,佳佳陪我去就行了。」外婆似乎不想讓黎江齊跟來的樣子。
  直覺告訴我,外婆不讓黎江齊跟來,是不是打算有什麼話要跟我說?例如……外婆下午來不及說完的話呢?
  「我會照顧好外婆的。」來這裡一天,我發現我的反應速度快速成長。
  果然,有練習就會有差啊……
  不等黎江齊反應,我和外婆就手挽著手散步去了。
  夏天晚上的風雖然涼爽,但吹在身上總是覺得不夠散熱,皮膚還是會有一種黏膩的感覺。
  這感覺拿來形容我和黎江齊現在的情況,倒也挺適合的。我們是很靠近了沒錯,但還不夠靠近,沒辦法真的……很靠近。
  「佳佳啊。」
  「嗯。」
  「其實妳跟阿齊在交往的事……是騙外婆的吧。」
  「啊?」我挽著外婆的手,瞬間僵了一下,連腳步都被外婆的話嚇到停住了。
  外婆你好強啊……是怎麼看出來的?
  我驚嚇的表情已經替我做出了回答了,外婆沒再追問我,只是拍拍我的手背,接著說。
  「阿齊那小子是我從小帶到大的,我會不知道他說真話還是假話嘛。」
  「外婆對不起……」欺騙這麼可愛的外婆,欺騙即使知道我們說謊還是對我很好的外婆,讓我的心口悶悶的。
  「沒關係,雖然你們兩個不是真的在一起,但是外婆看得出來,阿齊很在乎妳。」外婆又語出驚人了。
  「我怎麼不這麼覺得啊。」黎江齊在乎一個人的方式還真奇妙,當事者完全不覺得有被他在乎到耶。
  「阿齊曾經跟妳說過他家裡的事嗎?佳佳?」
  我搖搖頭,對這個話題一點免疫力也沒有。我和黎江齊就只是很單純的鄰居關係。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生日,不知道他喜歡吃什麼喜歡什麼偶像,甚至連他家住那裡,家裡有多少人我都不清楚。
  每當我想要更靠近黎江齊時,這些事情就會提醒我。
  管佳博,其實妳跟黎江齊一點也不熟,既然不熟,那妳憑什麼希望黎江齊能夠忘掉甜甜學姊喜歡上妳?
  如果談戀愛需要衝動的話,那麼妳真的是夠衝動了,可是除了衝動之外,妳什麼也沒有。
  沒辦法前進,卻死也不想後退,不管做什麼都需要黎江齊先推妳一把才會動,管佳博,妳啥時變成這麼懦弱的人了?
  妳要什麼時候才能從黎江齊這個魔咒中解脫?
  「沒有,他從來沒有跟我提起過他家裡的事情。」我淡淡的搖頭。就算他跟我提了家裡的事,那又如何?
  說我們是朋友,但我們的關係也只比朋友好一些些,以朋友的程式合輯立場,如果他不想說,我也不能逼他;說我們是男女朋友,可是說穿了是我在暗戀他而己,他大可不必理會我的關心。
  我和他之間的界線劃分得很清楚,他沒開口要求我的事情,我不敢越雷池一步,  就像他要我像個朋友一樣陪著他走過這段療傷期,我答應了,保有私心的答應了,但是我的私心呢?
  我雖然把心意攤開在他面前,但是我又害怕我的「私心」真的被看透。
  如果黎江齊到頭來真的忘不了甜甜學姊,我想我還比較能接受。
  如果,黎江齊真的忘了甜甜學姊後,卻發現他沒辦法接受我的話呢?
  我該怎麼辦?我該如何自處?從黎江齊的身邊退開,還是又等著他想退路,想出表面上不傷害我,但我卻已經把自己弄得傷痕累累,卻不敢讓他知道的方法?
  不管怎麼猜測,總覺得我和悲情小女人的的角色劃上等線了。
  我明明就不想讓自己變成這樣的呀……
  喜歡一個人,想要跟他在一起,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複雜的事情了?
  「妳想聽嗎?佳佳。」外婆這樣問我。
  問我想不想知道黎江齊的事情?我當然想啊,想的要命,但是。
  「我很想聽的,外婆,但是我更想聽到這些話是從黎江齊口中說出來的。」如我能夠看見在我面前毫無掩飾的黎江齊,我想我會對自己更有自信一點。
  「外婆也很想成全妳這個願望,但是外婆知道……這些話要從阿齊口中說出來,確實是太為難了他了。妳就當作是外婆在自言自語,不小心被妳給聽到了。」外婆望著前方,放緩了腳步,聲音一點一滴的傳入我耳裡。
  「阿齊他媽媽當年是和他爸戀愛結婚的。年輕人嘛,哪個不是愛上了就不顧一切,不管家裡反對,也不管什麼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問題,硬是要在一起。
  其實我也不是真的不讓他們兩個結婚,只是兩個才剛大學畢業的孩子,什麼都沒有就要建立一個家庭,說什麼都讓我不放心。
  我還記得,那時我才第一次見到阿齊他爸,他就二話不說的跪在我面前,求我把女兒嫁給他的時候,我還真是被他的誠意給感動了呢。想說這個男人肯為了我女兒做這麼多,要是真把女兒嫁給他,應該是可以放心的。
  後來他們小倆口真的結婚了,沒多久阿齊也出生了,他們兩口子一起熬過了好長一段苦日子……我本來也覺得,他們兩個就會這樣恩愛下去的……」外婆的語尾,有種濃濃的惋惜味道。
  「後來呢?」明明就跟自己說這是外婆的自言自語,我還是忍不住好奇的發問。
  「後來呀,就像人家說的,愛情這玩意來得快去的也快,在阿齊8歲那年,他爸爸外遇了。
  曾經這麼愛的這麼深刻的男人卻背叛了自己的感情,讓阿齊的媽媽很受傷。傾盡所有愛上的男人選擇這樣對待她,讓她沒辦法面對這個現實,選擇逃避以待,甚至不惜想結束自己的生命,眼不見為淨。」
天啊,黎媽媽妳也太激烈了吧……
  「那黎江齊的媽媽……是真的……」就這樣去世了嗎?
  「沒,沒事的,幸好那時候她大哥查覺得早,及時擋了下來,阿齊才沒變成沒媽的孤兒。」外婆拍拍我的手背安撫著我。
  呼,好加在沒發生什麼憾事。雖然說情關難過,還是得關關過啊……自己的命又不是自己給的,要結束它之前總是要先為父母想過吧。
  黎媽媽呀,幸好妳這種激烈的個性沒遺傳給黎江齊,要不然現在我可累了。
  「那他爸媽後來離婚了嗎?」在愛情裡,當有人踏出錯誤的第一步之後,真的有回頭的餘地嗎?
  犯錯的人回頭容易,但是困難的是要曾經被他傷害的人原諒他、重新接納他。為什麼被傷害之後,還要做這種困難的選擇?
  不,應該是說,為什麼一開始就要讓愛我們的人這麼難過?
  「離是離了,但是也把人逼上絕境了。阿齊他媽離婚後,因為沒辦法忍受丈夫愛上別的女人這個事實,於是丟下了才8歲的阿齊,一個人飛到國外去了。
  一去就是7年,這7年別說回來看阿齊一次,甚至連通電話、連封信都沒有,她不要丈夫的同時,也連兒子也一併丟棄了。
  那孩子,是個失職的母親,也是個失職的女兒。她讓我這個做媽的為她掛心,做她兒子的每天都在為了她傷心,甚至是怨恨起自己的爸爸。」說到這,外婆的口氣越來越輕。
  「因為在一個8歲孩子的眼裡,爸媽吵架,然後媽媽就不見了,一定是因為爸爸的關係,因為爸爸,所以害他永遠也見不著媽媽了……阿齊就因為這種想法,所以從8歲開始,他就沒回家過了。」
  結果兩個大人之間的事情,還是讓一個8歲孩子承受了。
  孩子不懂愛與不愛有什麼差異,孩子只是曉得,當自己的母親從眼前徹底消失時,那份慌亂、恐懼、害怕、不安會將他壓得喘不過氣,當這些情緒在心裡頭不停的累積再累積,最後,就像膨脹過度的氣球一樣,爆炸了。
  抓緊眼前最有可疑的人,一逕地恨、拼命地怨,把所有的慌亂恐懼害怕不安全發洩在那個人身上,然後摀錯自己的眼睛、自己的心,什麼都不用理。
  難怪黎江齊對家這個名詞有著截然不同的反應,一個是讓他迫不及待的想回去的溫暖,一個是從他8歲起就讓他領會什麼叫思念的無奈。
  「這中間阿齊他爸來了很多次,好說歹說就是想把阿齊勸回家,誰曉得這小子倔起來的樣子跟他媽一個樣,說不要就是不要,怎麼講都不聽。
  直到前兩年,我覺得阿齊和他爸之間的關係不能再這樣下去,才把他趕回家去,剛好他媽媽也回國了,知道自己當年那樣一走了之的行為傷了兒子很深,有意想要彌補阿齊,我就趁機讓他們去處理處理家事。
  本來以為可以讓他們一家三口好好坐下來說說話,可是阿齊這孩子卻誰也不想跟,一搬出我這兒,就直接搬進宿舍去了,沒事也不回家,淨往我這兒跑,叫人不知該拿他怎麼辦才好。」
  「外婆不懂他為什麼喜歡來找妳嗎?」這道理很簡單啊。
  因為在他心裡,外婆在的地方才是他的家啊。
  如果我是黎江齊……嗯,我很有可能也做出一樣的決定,死賴在外婆身邊,不跟父母任何一方同住吧。
  我想我知道黎江齊一直在追求的是什麼了。
  是一種安穩、一種溫暖,一種像「家」給人的安心感。xyz資訊工坊
  「就是因為知道,我才會拿他沒轍啊。這孩子總不能老是躲著他父母吧?」
  「這麼說也對啦。」說到底他們還是黎江齊的爸媽,總不可能躲一輩子吧。
  「所以啦,佳佳,外婆希望妳能幫我個忙。」
  「幫妳什麼忙啊,外婆?」不要跟我說,我要幫忙搞定黎江齊和他爸媽的事嘿。
  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隔壁鄰居,對黎江齊沒那麼大的影響力哦,外婆,千萬不要太看得起我。
  外婆像是會讀心術一樣,把我心裡想的話都說出來了。「妳放心,我不會要求妳要幫忙阿齊和他爸媽之間的事情,他們一家三口的事,只有他們三個人能解決,外人是插不上手的。」
  哦哦,那還好。「那外婆希望我幫妳什麼忙?」
  外婆摸著下午替我選的手鍊,笑得很慈祥、很美麗。「外婆希望妳能一直陪在阿齊身邊,妳可以答應外婆這件事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