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遠傳電信
  • 602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管家婆(28)

這三天壓住我的,除了傷痛外,還有我一直視而不見的罪惡感。
  因為我仗著自己是唯一一個和外婆有親身接觸的PTC軟體人,惡意的霸佔住黎江齊,不讓甜甜學姊靠近。
  黎江齊是因為需要有個人陪著他一起懷念外婆,所以才會選擇我的,而我明明知道這一點,卻還是因為這點感到驕傲,然後自以為是的,替他做了決定。
  決定他需要安靜,不想被人打擾,將他安置在我為他建立起的小房間裡,每天雖然感嘆於他的安靜,卻也小小的歡喜著和他的單獨相處。
  認定他需要的是我的陪伴,而不是其他人。
  擅自的決定黎江齊任何的需要,即使我明知道他心裡最在意的人是誰。
  明明甜甜學姊才是他最重要的人。
  明明甜甜學姊才是最有資格陪在黎江齊身邊,幫助他一起走過去的人,卻因為我的私心,使得她成為無法進門來的人之一。
  口口聲聲說要放手放手的,其實我心裡根本就不是這麼想的,我根本就是趁虛而入的壞女人啊,從沒打算要將黎江齊讓給甜甜學姊過。
  講得再好聽還是逃不過「人性」兩個字。
  拖著腳步回到宿舍,停在我的房門口,我陷入天人交戰之中。
  三天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我霸佔住黎江齊三天,甜甜學姊也因為沒了的他消而繼續提心吊膽過了三天。
  這樣真的好嗎?
  如果我真的沒辦法幫忙黎江齊重新振作,難不成要一直放任他沉溺下去嗎?如果甜甜學姊能幫他的話,是不是應該讓甜甜學姊來?
  到底,我想要的是幫助黎江齊,還是我只是想霸佔黎江齊?
  「我是做對還是做錯了呢?」
  我開始懷疑我自己。
  當罪惡感壓過一切之後,我的良知像是沸騰的水泡般不停的冒出,壓抑不住。
  算了,先別想那麼多了,目前最重要是要想辦法讓黎江齊打起精神來才對。
  「我回來了。」家裡多了一個人,就會多了一聲招呼。
  雖然我知道黎江齊不會回應我……
  「妳回來啦,佳佳。」
  「嗯。」
  嗯?
  剛剛有人跟我說話嗎?
  有別於以往的安靜,這三天來的話終於有了回應。
  雖然覺得不可能,但是我還是望向了發聲的來源。
  原先黎江齊待的床邊角落已經沒有人影,他往前移動,做到了桌子前面,看起來是正在享用著他的,熱騰騰的宵夜。
  一時之間,我還反應不太過來。
  剛剛是黎江齊在跟我講話沒錯吧?他桌上那包是什麼?不是我煮給他的泡麵,看起來像是魯味耶!他哪來的魯味?他自己去買的嗎?還有,他身上的衣服跟我出門前看到的那套不像耶,他是洗過澡換過衣服了嗎?
  重點是他的表情不再那麼死氣沉沉,看起來清爽多了……
  眼前這個黎江齊,跟我出門前的黎江齊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你……」腦袋一下子塞了太多疑問,不知道要先問哪個。
  「我什麼我?肚子餓不餓?要不要一起吃?」大少爺招手喚我過去,還很好心的幫我擺好了碗筷。
  我乖乖聽話朝他走了過去,坐在他的對面。
  「你……」可憐,都過了一分鐘了,我還是只能發出一個單音。
  「你什麼你?」
  「我說你……」終於能夠多說兩個字,但還是於事無補。
  吼!管佳博,妳是舌頭被貓咬了嗎?開口說話啊!
  越緊張,話越說不出口。
  「想說什麼慢慢講啊,我又沒催妳。」大少爺很好心的給我緩衝時間,臉上甚至還帶著笑容。
  見鬼了!他什麼時候改走柔情風了?
  「你沒事吧?」他的溫柔,卻令我有點驚恐。
  我發誓,我真的沒有被虐狂,而是溫柔的黎江齊反倒令人感到害怕呀。
  「沒事啊。」
  「沒發生什麼事吧?」我才出去幾個小時,他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叫人怎麼能夠不好奇。
  「嗯……應該是沒有發生什麼事。」黎江齊還很認真的想了一會兒才回答我的問題。
  要命,這傢伙肯定有什麼事。
  「我說黎江齊……有什麼事可以大家說出來商量,你千萬不要想不開耶。」我的心裡整個毛起來。
  原先那麼沮喪的人現在像是被灌飽了氣一樣,現在的正常會不會只是因為氣還在持續灌中,還沒灌飽,這只是爆炸前的前夕啊。
  「我幹嘛要想不開?」
  「不是呀……你……我……這變化很大啊。」我無法短短的濃縮我的心情在一句話裡呈現。
  「妳是想說,我為什麼會突然間恢復精神嗎?」
  我用力的點點頭。
  「妳是想知道,我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才會突然想通,然後走出失去外婆的傷痛嗎?」
  我更加用力的點頭。
  「妳那麼關心我啊?」
  我死命的點頭。廢話,他那種樣子怎麼可能不關心。
  「那為什麼自從在我房裡看到甜甜學姊之後,妳就再也沒來找過我了?」大少爺開始質問了,口吻很有深閨怨夫的味道。
  這什麼跟什麼啊!我是在跟他講正經的,他幹嘛扯開話題。
  「你幹嘛突然講這個。」我要說的是外婆!外婆懂不懂!
  「講這個有什麼不對嗎?」他還理直氣壯的耶。
  「我是在問你外婆的事情,你扯上甜甜學姊做什麼。」要質問大家一起來啊。
  「因為這也是我們之間需要解決的問題之一啊。」
  「……」問題個鬼啦。
  面對他坦蕩蕩的提起甜甜學姊的態度,我反而心虛了起來,不想討論這個話題。
  氣氛又在一瞬間僵凝了起來,只是這次的製作者是我。
  「佳佳。」
  「幹嘛啦。」
  「這三天真的很謝謝妳。」黎江齊專注的看著我,說出口的感謝讓我心口怦怦跳的。
  「哦。」幹嘛突然跟我道謝,感覺很不自在耶。
  實在是太不自在了,我只好抓起筷子開始埋頭猛吃,躲避黎江齊的眼神。
  「說真的,那時候我根本想不出來有誰可以陪我說話,等我回頭神來的時候,我已經蹲在妳門口了。」
  「那是因為我是你身邊唯一跟外婆有過接觸的人吧,所以你才會想到我吧。」所以將心比心,我也比較能夠體會他失去外婆的痛苦。
  黎江齊只是笑,然後接著說:「其實這幾天待在妳房間,我想了很多。」
  「是哦。」都想了些什麼。
  「看到妳為我擔心的樣子,明明自己也很難過,卻什麼也沒跟我說,很多事情就一個人默默的做著,讓我覺得自己很對不起妳。」
  「我也沒多累呀……」說到底真正失去摯親的是他,他的痛苦當然比我沉重呀。
  「這陣子大家找不到我,妳的壓力不小吧。」就算沉溺在悲傷裡面,黎江齊還是沒有失去他的觀察力。
  「唉喲,你說都不說一聲就搞失蹤,還失蹤那麼久,我又是唯一能連絡上你的人,大家會跑來問我也是應該的啊。」
  「謝謝妳讓我能夠安靜的獨處三天,這三天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
  他又道謝了。
  「你不要這麼說啦,我又沒有做什麼。」聽到黎江齊的話,我內心的罪惡感總算放下一些些了。
  好加在黎江齊也說他真的是需要安靜,所以我真的不算是做錯了,是吧?
  「佳佳。」
  「嗯?」
  「我沒有和甜甜學姊在一起。」
  「咦?」
  「從頭到尾,我都沒有和甜甜學姊在一起。」
  「哦。」是說,他現在跟我提這個做什麼?
  我的心口因為他的話開始緊縮,我屏住呼吸,屏到胸口發痛,也不敢再開口說任何一句話。
  「所以我想,我們之間的約定還是算數的。」
  「管佳博,當我女朋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