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遠傳電信
  • 602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管家婆(9)

這天下班路過賣滷味的攤子時,不小心被那香噴噴的味道給吸引了去。
  寒假那段日子每天都要幫黎江齊買他的晚餐,這家滷味攤幾乎成了他每日必吃的店,有時候是買了一堆大東西當正餐,有時候只是簡單買個青菜當配菜。
  每天這樣上下班的經過這裡,沒仔細聞還好,但隨便一晃聞到的香味就讓我的肚子忍不住咕嚕咕嚕的開始叫,叫得我受不了誘惑的去買了它當宵夜。
  高高興興的拎著我的宵夜回來,才一走上三樓,抬頭,我馬上轉身二話不說快步離開這間大樓。
  機車……老天爺真的是要跟我作對就是了。
  都已經千拜託萬拜託了,結果要反其道而行陷害我就是了。
  沒看到沒看到,我沒看到窩在我門口的那一團“不明物體”,我只是打工太累了所以才會產生幻覺。我現在要做的應該是拎著我那香噴噴的滷味到樓下的便利商店買瓶可樂,然後在公園坐著賞星星配宵夜,渡過一個美好的夜晚。
  不明物體看到我的那瞬間並沒有馬上攔下我,反倒是默默地跟在我的後頭,我進到便利商店他也跟著進來,我買了可樂他買了啤酒。
  等走到了公園,我在椅子的一角坐下他就在椅子的另一角坐下。
  我們之間沉默漫延著,很怪。
  大少爺今天的行為詭異到一個不行,讓人摸不著頭緒。就不知道他是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是這又是他新想出來的整人招式?
  我靜靜的挾著我的滷味吃著,保持著他不先說話我就不說話的模式。
  我從沒在我們的相處中遇上過這種情況,我不會處理,所以也不想去處理。
  反正沉默它總會自己找到出路的。
  「管同學……」
  「嗯?」
  「我不在的這個禮拜,有人來找過我嗎?」他問了一個我不會回答的問題。
  雖然我就住在他的對面,可是我卻不了解他的一切,不知道他的門鈴是不是響過,或是有誰來找過他沒有。
  我是真的不知道。
  我每天的生活模式就是固定時間上課上班下班,能待在房間的時間本來就不多,況且大部份的時間還都是在睡覺哩。
  所以我極少聽到有人來找他,就跟我極少碰見他一樣。
  「我不知道耶。」我只能老實回答他。
  也許有人曾經在我不在房間的時候來找過黎江齊,也許,但是我不清楚。
  回答問題的方式有很多種,如果要我選擇一個模糊但是能給人希望的答案,我倒寧願選擇一個確切但是殘忍的答案。
  模糊而希望,那附著在模糊上的希望就是模糊的,壓根就看不見。
  確切而殘忍,血淋淋的殘忍會很清晰,讓人只能接受並且面對它。
  面對好,因為裝作看不見只是裝作,事實永遠不會因為裝作看不見而不見。
  我看向黎江齊,看著他臉上的表情。
  「這樣呀……」他仰頭笑了笑,苦笑,但是卻透出一絲輕鬆。
  我也跟著笑了,xyz資訊工坊因為那抹笑裡的輕鬆。
  「我兩個禮拜沒來,沒想到竟然沒有人來找過我……看來我的人緣還真的是很差呢……」大少爺似乎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還能夠自我調侃。
 仰頭,黎江齊靜靜的喝著他的啤酒,似乎是打算一口氣喝個精光。
  等著他喝完那瓶啤酒,我才嚥下我嘴裡的甜不辣,繼續當個老實人。「雖然沒人來找過你,但是有不少人問起你哦。」
  不見其人只聞其名,大概就是我這陣子的寫照吧。
  除了甜甜學姊之外,其實也有不少人向我問過他,例如子軒啦,住二樓的阿貴啦,大部份都是大樓裡的室友。
  不,應該說會來問我的也只有同棟的室友們了。因為我和他之間的交集就只有這麼一點點。
  「管同學……」
  「嗯?」
  「我肚子餓了……」有人的硬碟.光碟.備份救援.還原工具眼睛眨巴眨巴的,可憐兮兮的望著我。
  「……」這話題轉得還真爛。
  我默默的低頭看著手裡的袋子一眼,連嘆口氣也沒有,直接認命的把它移到大少爺的面前。
  連帶的也接受了他的新話題,接受今天異常怪異的黎江齊。
  要是平時裝可憐的黎江齊對我提出這種要求,我一定會掙扎好幾下才會投降認命,好歹也要展現一下我的個性,才不會讓他得寸進尺的太容易。
  但是現在這個黎江齊,他身上所展現出來的氛圍讓我感覺像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似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悲傷。
  身為吃軟不吃硬門派的當家弟子,我沒辦法硬下心腸面對現在這個黎江齊,就連裝一下的力氣也沒有。
  有些事是沒辦法說出口的,我懂。因為想跟人聊心事有時還是須具備天時、地利、人和三大要件才能成功。
  我也不想逼著他跟我講心事,一來是我們對之間還不太熟,二來嘛……就算他想說時就會說了,我也不見得非得要聽他說不可。
  他有選擇說與不說的權利,我也有選擇聽與不聽的權利,如果不去追究也不去逼問,那麼我和他都不必面對這種選擇。
  今晚的天氣很好,天空裡綴著許多明亮的星星;風很涼,心情也很平靜,是適合講心事的日子,卻是更適合什麼都不說的日子。
  若真要嚴格說來,能和黎江齊這樣平靜地相處倒是頭一遭。我好像不是被他氣得說不出來,就是被他堵得說不出話來。
  和他之間有這樣的平靜感覺很稀奇、很特別,也很不賴,我不太想破壞。
  如果,我是說如果啦,如果往後跟黎江齊相處時能常有像今天這種狀況的話應該會很不錯……不過我是說如果啦。
 「既然你現在回來了,有空記得去跟甜甜學姊打聲招呼吧,她很擔心你哦。」喝了口可樂,我開口提醒著黎江齊,身子癱軟的靠向椅子,視線流連在夜晚的天空裡。
  我喜歡夜晚勝過於白天。夜晚的天空不刺眼、夜晚的微風很涼爽、夜晚的空氣很安靜,夜晚是屬於我的時間。
  話說出口了一會兒,我卻沒聽見黎江齊的回應。
 「喂,我跟你說的話你聽見了沒?」不想破壞我正在享受夜晚的好心情,我本來打算繼續動口不動頭。
  但一轉頭,才發現他也學著我靠向椅子仰著頭,甚至還一臉享受到眼睛都瞇起來了。
  這傢伙……
  看他那麼享受的模樣我也不好意思打擾他,我只好回到原本的姿勢學著他閉起眼睛,再次的等待沉默它自己找到出口。
  我確定他有聽到我說的話,只要確定我有把該傳達的傳達出去就行了。
  「管同學……」
  「嗯?」
  「過年好玩嗎?」
  「嗯……普通囉,長大後的過年還不都是同一個樣。」
  不知道是我比較奇怪,還是長大後的每個人都跟我一樣。
  小時候總是期待著過年的到來,可以領紅包可以玩鞭炮可以掛上守歲的名義賭上一整夜,成為一整年裡唯一可以為所欲為的日子。
  長大後卻覺得過年是一個很無聊的日子,年復一年的做著重複的事,雖然是一年只過一次,過了二十年同樣的新年還是會令人感到很疲乏。
  「你呢?過年有回家去嗎?」我還記得他寒假時似乎說不回家過年的樣子。
  「有呀,就是有回家所以才那麼晚回來的。」
  「哦……捨不得離開是吧?」我沒看他的表情,自然的接下他的話。
  雖然他寒假時說不想回家過年,但是他平常上課時卻老是翹課回家,應該還是個愛家的小孩吧。
  「如果是就好了,那個家我巴不得不回去……」黎江齊的口氣很平常,但他說的話聽在我耳裡卻透露著一絲古怪。
  我轉頭望著他,卻發現他也在同一時間看著我。
  這次我沒辦法自然的接下他的話。
  看見他的表情,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我甚至覺得我剛剛說錯了話。
  他的表情不是愉悅高興,而是一種無力又無奈,跟他第一次說要搭車回家時的期待完全不一樣。
  兩者相比較,對比的可怕。
 「一臉驚訝的看著我做什麼?覺得我帥到很不可思議嗎?」
  「……」大少爺苦情的臉孔大概只能「以秒」計數的維持吧。
  大少爺果然是大少爺,真實的情緒果然不會出現太久就會自動收回。
  「黎江齊,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我突然很想知道他會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妳問啊。」
  「你的厚臉皮跟無賴是與生俱來的呢?還是長久訓練下來的成果呀?要怎麼樣訓練才能做到像你這種程度?」我是很認真的學生,不恥下問著呢。
  眨著漾滿期待的大眼看著他,我等著看他怎麼回答我。
 「咳咳……這個嘛。」大少爺的眼神飄呀飄的,就是不飄向我。
  「哪個呢?」再痞嘛你。
  「這個嘛……」
  這個到後來,大少爺乾脆連話不說了。
  「裝傻是沒有用的,黎同學。」我得意的哼笑一聲,扳回一城。
  很晚了,現在的風吹起來竟感到些微涼,我低頭查看時間卻不小心被指針給嚇了一跳。原來在不知不覺中我和他就這樣並肩坐在公園快兩個小時了,而我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
  是因為今天的氣氛太安寧了,所以才會渾然不覺時間流逝得快吧。
  「好啦,很晚了我要去睡覺了,先晚安。」大口的喝完罐子裡剩餘的可樂,我邊站起身邊道別。
  所在地一樣不代表目的地一樣,我想他這個夜貓子應該沒那麼早睡才對。
  「晚安呀,佳佳。」某種很可疑的聲音從大少爺那邊傳出。
   啊?「什麼?」
  「你剛剛有跟我說話嗎?」佳佳哩……哇哩咧,雞皮疙瘩都冒出來跟我say hello了。
  這麼晚了還嚇人是很不道德的。
  「裝傻是沒有用的哦。」笑咪咪的對著我搖手指。
  「晚安呀,佳、佳。」甜滋滋的口氣再來一遍。
  很好。
  「晚安呀,……黎同學。」我僵著笑快步離開。
  他這招回馬槍耍得真是好啊!就算要我賭著一口氣,我也做不來像他那樣用那種甜滋滋的口吻喊他江……
  吼!江他X的齊啦!
  我喊得出來才有鬼!噁心巴拉。
  這次算你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