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遠傳電信
  • 602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簡單就是美(14)

「之樹哥,你跟我哥感情那麼好,為什麼以前從沒來過我家念書?」我率先提出第一個問題。
  他們兄弟倆感情好,成績也相差不遠,所以會想要一起念書這我能理解,但是我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我直到今天才看見之樹哥出現在我們家?他們的讀書會不可能只有這一次呀?那之前為什麼不來?
  「因為妳哥有戀妹情結,害怕妳會被我給拐走,所以才不敢帶我來呀。」之樹哥一副開玩笑的口吻。
  簡潔聽了,連個眼神都不屑給他,繼續低頭吃他的xyz軟體補給站飯。
  「那為什麼我哥今天又會帶你來了?」
  「也許是他發現我已經不具威脅,所以才帶我來的吧。」之樹哥朝我聳聳肩。
  因為他不具威脅?這話是什麼意思?
  「是說因為你有喜歡的人,所以不怕你拐走我嗎?」既然這位哥字輩的要這樣解釋,那我也只能照用啦。
  反正原因到底是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知道我要知道的答案就行了。
  「咳,妳怎麼會知道這件事?」之樹哥嚇的一口氣嗆住,連忙摀住嘴。
  看他被我的話嚇得嗆住漲紅了一張臉,我好心的從廚房端來一杯水給他,也順便放過他一馬,不去深究他紅了一張臉的原因是因為真的被嗆到呢?還是因為被中說心事心虛的緣故。
  「這種事一看就知道了吧。導航地圖」我淡淡的開口,沒把簡潔給出賣了。
  開玩笑,我也是很有道義的好嘛!答應了哥不出賣他,就是不會出賣他。
  接受到哥丟過來的讚賞的眼神,我更是得意的朝他笑了笑。
  就算哥一開始沒跟我說,ULEAD軟體久了,我自然也能看出之樹哥對於巧欣姊的情意,觀察人觀察了那麼久,當然也會觀察出心得的呀。
  誰喜歡誰,誰討厭誰,都逃不過我的法眼的。
  「有……有那麼明顯嗎?」之樹哥的口氣明顯的虛了一截。
  我偏著頭,思考著他的問題。
  其實沒有那麼明顯啦,若是哥沒跟我說的話,我起碼也還要再花上一段時間才發覺,畢竟我跟他們三年級的教室隔那麼遠,能觀察他們兩個人的機會也只有每周的體育課那二節課時間,稍顯有點不足。
  不過……我也不可能會在之樹哥面前掀自己的底牌。
  「還好啦,如果沒有很耐心的觀察的話,是查覺不出來的。」
  所以說囉,我的觀察是很細微的,真的很值得驕傲的哦。
  「呼,小單,之樹哥跟妳說哦,關於我有喜歡的人這件事情,妳千萬不可以洩露出去哦。」之樹哥緊張的連飯都吃不下,擱下碗筷直盯著我瞧。
  「嗯,我不會說出去的,不過之樹哥……」
  看來,我還是需要引誘之樹哥自己把他的意中人的名字給說出來,藉此形成是他自己主動跟我說秘密的情況,好光明正大的掌握住他的把柄。
  「什、什麼事?」
  「你為什麼不跟她告白呀?你現在都高三了,明年就要畢業了耶。」
當人與人失去朝夕相處的一個環境之後,感情會得變成如何?
無從得知。
  喜歡一個人是因為喜歡看到他的笑,或是喜歡他就這樣待在身邊的感覺,因為日積月累,所以漸漸的將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在這個人身上,漸漸的,覺得這個人在心裡越來越重要,最後才發現原來自己對他的這種感覺就叫做喜歡。
  因為日久生情的喜歡很多,但是在彼此分開後,還能持續著這種喜歡的,很少,甚至可以說少之又少。
  當我們都還年輕,曾以為自己的感情可以維持很久很久,也許談不上是一輩子,起碼也可以佔住自己前半生的一大段時光。一直等到我們真的長大後才會發現,都來不論是一輩子,或是自己前半生的大段時光,那都是好長好長一段時間。
  那段時間長到,可以重新喜歡上很多人,也可以遺忘很多事。
  「就是因為我們都高三了,所以才更不能跟她告白呀。」之樹哥對著我笑,那笑容裡露出一絲無奈。
  我只能在心裡默默的嘆氣。
  又是標準的未來比較重要型。
  因為未來只有一個,而喜歡的人可能會有很多個,所以未來就比較重要嗎?
  那為何不換個角度想想?未來雖然只有一個,但喜歡一個人的那種感情,也只會有一份。
  就算以後再喜歡上別人,或是重新喜歡上那個人,那種感覺都已經沒了,不可能一樣的了。
  「所以你打算抱著這種心態一直到畢業囉。」然後畢業後再慢慢懷念,然後遺憾,甚至懷抱著滿滿的惆悵過著好一段日子。
  直到那時才查覺,原來自己所有的情緒全指向一件事,當初沒有做的告白行動成了心裡的一大缺憾。
  何必呢?
  找了那麼多藉口阻止自己當時的行為,卻在事後才又因為沒實際執行而感到遺憾,做人一定要那麼複雜嗎?一定要這樣……骨子裡犯賤的自找苦吃嗎?
  「目前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啦。」之樹哥聳聳肩,重新拿起碗筷,卻吃得心不在焉。
  之樹哥這個樣子,還真是叫我有點小罪惡感呀。
  餐桌上的氣氛顯得有點沉重,不過只限於對話的我和之樹哥,簡潔簡直就像個觀眾,看戲配飯吃,食慾大開。
  好吧,不然我來換個愉快一點的話題好了。
  「之樹哥……」
  「嗯?」
  「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感覺呀?」這個問題,我只問過一個人,那就是簡潔。
  只可惜哥雖然優秀歸優秀,但感情的事他卻從來沒有身在其中過,問他,他也只是對我聳聳肩說他“莫宰羊”。
  看書我也看過了很多,但也都只限於理論上的東西,實際的情況,在我那唯一一次的親身體驗,結果卻得到痛苦不堪的回憶之後正式宣告終結,讓我短時間內不想再來一次了,那乾脆就趁著這次機會問問之樹哥,或許能給我不同於書上的感受吧。
  真的看到有人為情所苦,那種親身在一旁觀看的臨場感,可比從書中能得到的強烈多了。
  也讓我期待之樹哥的說法,能我讓對喜歡這種情緒重新燃起一點點希望吧。
  「小單從來沒有喜歡過人嗎?」聽到我的疑問,之樹哥不可思議的看著我。
  但是聽到之樹哥的問句,卻讓我搖頭也不是,點頭也不是。
  我有沒有喜歡過人呢?嚴格來說,應該算是……有吧。
  雖然那只是我國一小女生單純的喜歡,但那時候我真的對那個人很有好感,也常常會不自主的注意他的一切,覺得,他像是越來越常出現在我的腦海裡,好像真的是個很值得我去喜歡的人。
  只可惜……那樣的感覺卻沒辦法維持,到最後我甚至連回想都不願意。
  「我妹挑選男朋友的準則向來都是以我為標準的,你認為那些毛頭小子會有我這個當哥的那麼優秀嗎?」就在這個時候,簡潔跳出來替我解了圍。
  哦哥,我真的是太愛你了!
  感激的低頭微笑,我動手夾了一片魚肉到簡潔的碗裡,以表示我的謝意。
  差一點就被自己的挖下來陷阱給埋了,真是好加在。
  「也是啦,雖然我不想承認,但是小單如果是以你為標準在找男朋友的話,想找個比你優秀的人是還蠻不容易的。」之樹哥有感而發的點點頭。
  我乖乖的閉起嘴巴,讓哥去處理目前這個局面。
  「那不就得了。」
  「你也別想趁機扯開話題,快回答小單的問題吧你。」輕輕鬆鬆幾句話,簡潔馬上掌握住局勢。
  哇,哥,你好厲害哦!讓我這個當妹妹的有股衝動想為你拍手喝采耶。
  勤快的多夾了幾道菜到簡潔的碗裡,我決定了!等下吃完飯我來切幾道水果給他簡潔大人享用好了。
  「問我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感覺哦……」之樹哥困擾的抓抓頭,陷入思考之中。
  我在一旁安靜的等著,等著之樹哥給我一個答案。
  「我覺得應該這麼說吧,每個人喜歡一個人的原因都不一樣,先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喜歡上人家,才去想喜歡那個人是什麼樣的感覺,會比較容易理解。」之樹哥像個老學究一樣,推了一大圈才講到重點。
  「那之樹哥你是因為什麼原因喜歡人家的?」
  「我呀?」
  「嗯。」
  「我……我應該是因為,每天都能看得見巧欣,漸漸的在乎起她的身影,跟她熟了以後,又覺得她的貼心和細膩的心思是很值得我喜歡的部份……」說這話的之樹哥就像陷入了回憶之中,眼神變得迷濛。
  「除了有貼心和細膩的心思之外,“巧欣姊”還有什麼地方是讓你很喜歡的呢?」貼心和細膩的心思,等下要記得補在巧欣姊的那欄上。
  「咦……妳怎麼知道我喜歡的人是巧欣?」聽到關鍵字,之樹哥馬上從回憶狀態驚醒。
  我聳聳肩,用著乖巧的嗓音回答他的問題。「你自己剛剛跟我說的呀。」
  是他自己說的哦……我可沒對他做過什麼。
  「真的嗎?我剛有說出巧欣的名字嗎?」當事者一臉茫然。
  「真的呀,不信你問我哥。」我可是有證人呢!
  「你剛剛真的有把巧欣的名字給說了出來,我可以做證。」簡潔一臉事不關己的樣子,跳出來作我的證人。
  哼哼,這下,就真的是之樹哥自己跟我說他的秘密囉,主動的讓他的把柄落在我的手上囉。
  「小單……」之樹哥一臉懇求的望著我。
  「什麼事?」我甜甜的DVD9遊戲笑。
  「妳不可以把我喜歡巧欣的這件事情說出去哦……」
  「要我答應你是可以啦……不過既然都讓我知道了你和巧欣姊的Linux系列事情了,那我要你答應我,以後關於你們兩個的事,你一定都要讓我知道哦。」我這樣的行為叫做什麼?
  叫做得了便宜又賣乖!
  「一言為定。」之樹哥伸出手和我打勾勾。
  被人給賣了,還乖乖替人賺錢數票的之樹哥很緊張,一點也沒發現他被我給坑了。
  「一言為定。」我用力的在之樹哥的拇指上蓋下印章。
  唉,難怪人家都說戀愛中的人都是傻子,果然很好騙啊。
  「之樹哥你真的喜歡巧欣姊耶……」我支著下巴看著臉很紅的之樹哥,說出了我的結語。
  看著剛剛想起巧欣姊的好的之樹哥,臉上在陷入回憶的那一剎那,流露出一種很寵溺的神情,好像他腦海裡所想的畫面就是他的寶貝一樣,很珍惜。
  叫我這外人看了,不止羨慕起巧欣姊,還感到有一點點……嫉妒。
  雖然我不能肯定喜歡會是一種甜甜的感受,但現在我起碼敢肯定的說,嫉妒的感覺是酸的,就像喝了純正的檸檬汁一樣,一路從食道燒到胃袋裡去。
  被人家這樣喜歡著呀?不知道要多久才會輪到我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