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遠傳電信
  • 602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簡單就是美(25)

我們幾個之間的奇妙氛圍就這樣一直僵持著到第二次段考完之後。
  這其中有幾次,我都想偷偷的給于樂人暗示,但每次,不是被方燦杰給攔截下來,就是被巧美給打斷了。
  我唯一能插手的機會就那麼一次,自此之後,我完完全全變成了個局外人,被他們三個隔絕在他們的世界之外。
  方燦杰攔我還情有可原,但是我比較不懂的是,為什麼巧美總是會在最關鍵的時候出現,打斷了我和于樂人的談話。這樣巧合多了,讓我越來越感到詭異。
  不管是我們之間詭異的氣氛還是詭異的巧合,這一切都靜靜的游走在我們的生活之中。明明大家都感覺到不對勁了,卻沒有人願意跨出第一步打破安靜。
  但安靜維持不了多久,當我們放任它繼續漫延,有些耐不住性子的人終究會跳出來打破這一切。
  在第三次段考完後,我們班出現了一個流言。
  段考完後緊接就是結業式,這個消息趕在結業式結束前,也就是我們放寒假的前夕傳了出來,短短幾個小時,全班都知道了。
  聽說,巧美跟于樂人告白了。
  聽說,于樂人向讓巧美要求一整個寒假的時間好好思考,而巧美也答應了。
  聽說,大家都是聽人家說的。
  我和方燦杰當然也聽說了,但卻不是聽人家說,而是「聽」到巧美親口對著于樂人這樣「說」。
  當我們考完最後一科,準備開始進行大掃除時,我發現巧美和于樂人不知道從哪個時候起就不在班上,也沒人知道他們去了哪裡。
  我看見了方燦杰偷偷的跑到外頭去找他們,而我,當然是跟著他的腳步去囉。
  最後,我們是在後棟的音樂教室發現他們的。
  方燦杰沒上前去打斷他們兩個的談話,照舊一個人默默地藏身在音樂教室的樹叢旁,我則偷偷的跟在他的IntreVideo後面,看著那兩個人,看著這一個人。
  「樂人,我有一些話想要跟你說。」巧美站在于樂人的面前,滿臉通紅。
  此時此景此種氣氛,有點神經的人都猜得出來巧美要說些什麼。我看得出來于樂人很想找機會逃走,但又怕逃了會讓巧美難堪,他臉上的表情很精采。
  但我更好奇方燦杰的反應。
  憑他對巧美的專注,他絕對猜得出來巧美接下來要說的是什麼,他可以接受嗎?他真的可以聽著自己喜歡的女孩跟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告白,然後一點反應也沒有,就這樣默默的接受?
  雖然知道我的心態很不應該,但是此時此刻的我真的還挺想來瓶可樂或是綠茶之類的,好好坐下來觀看一番。
  等下發生的事情牽扯到的不止有愛情,還有一對好朋友的友情。面對于樂人的回答,方燦杰要選擇做什麼樣的回應?如果于樂人答應了,那他是要高興還是要哭泣?如果于樂人拒絕了,那他是不是會選擇替巧美出氣?
  我眼前的三個人,每個人的選擇皆代表著一種結果,可輕可重。
  若真的要做到不留遺憾的地步,除了順心而為以外,似乎是沒有別的法子了。
  這並非不是我冷血無情,也不是我一點也不關心朋友,而是這種緊張的氣氛當真無法渲染到我身上。
  因為要告白的那個人不是我;被告白的那個更不可能是我;即將要面對會讓自己傷心難過的場景的人更不是我,這樣要叫我緊張什麼?
  渲染這種東西可以傳達到身處在這個環境的人心裡,但事件要是真的與自己無關緊要,緊張還真是不會冒出頭。
  不管是窮緊張還是瞎緊張,結果都一樣,一樣與我無關。
  事情的發展是順著他們這些當事者的意志走的,這是他們的選擇,我無權置喙,更不該出面干擾毀了他們每個人的希望。
  我該做的就是默默的、安靜的,將這一切看盡眼底。
  巧美抬眼看著于樂人的表情,趕在他開口之前說話。「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但是請你聽我把話說完可以嗎?」巧美臉上有種豁出去的神態。
  于樂人僵硬的點點頭,我在後頭看得整顆心都提起來了。
  「前陣子班上同學們都在謠傳我們兩個之間是不是有什麼,但是我們兩個都沒有人出來否認,對不對?」
  「嗯。」
  「我知道你不跳出來說些什麼是為了我著想,怕你說錯了什麼話,防毒軟體反而會讓我們之間顯得更尷尬。」
  「但是我之所以不出來為自己辯解,原因是什麼……你應該知道吧?」巧美暗示性的話在空氣中飄著,她看著于樂人。
  可是咱們的男主角依舊僵著一張臉,沒半點回應。
  巧美深深的做了一個呼吸,靠近著于樂人,右手輕輕拉著他的衣袖。
  于樂人臉上出現了為難的表情,腳步微微的往後退了一些。
  方燦杰的拳頭握得死白,整個人藏在樹叢後隱隱在顫抖著。
  「樂人,我很喜歡你,請你做我男朋友好嗎?」
  終於說出來了。
  最關鍵的句子出現了,也正式的擊潰了方燦杰了。
  讓他不能再躲躲藏藏的看著這一切;不能再暗自揣測著什麼時候他們兩個在一起的願望會成真;不能再欺騙自己……繼續留戀著這一點點的剩餘的時間。
  當巧美將話給說出口之後,就代表他和他們之間,所有的人都沒有退路了。
  面對這樣的畫面,方燦杰沒有哭,他只是靜靜的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雙手,像是在看著些什麼,又好像什麼都沒有。
  輕輕的將握緊的拳頭放鬆、握緊、放鬆,彷彿從他手裡握住了什麼,又放走了什麼。再次的握緊、放開,最後終於發現自己手心裡真的什麼都沒有。
  沒有什麼東西從他的指縫間溜走,因為他從來沒有握住過什麼。
  從一開始他就沒聽我的勸,努力的去爭取過自己幸福。毅然決然的要將自己喜歡的女孩推給別人,還將推手的責任往自己的身上攬。
  如今身為一名推手,他成功了。他的確完成了巧美的願望,讓她有機會能夠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跟她所喜歡的男孩在一起。
  但是身為一個人,他失敗了。因為他沒有用盡全力去珍惜他所擁有的、他想要的、他愛的。他用了他以為最能讓大家都幸福的方式,選擇讓別人幸福。
  他認為犧牲一個人的幸福換來兩個人的幸福,值得。
  所以他怨不得,也不怨。
  當陽光從樹葉中交錯落下,映照在方燦杰的側臉上。昏昏暗辦,金黃色的陽光在他的臉上灑落,將他臉上浮起的那抹笑照得清晰。
  那笑裡,有祝福、有欣喜、還有一輩子都不說出口的秘密。
  我將那個笑容看進眼底,笑了,卻也哭了。
  笑了,是因為長久以來他的付出、他的犧牲在今天都獲得了回應;哭了,是因為我知道他是不能哭的,或者該說他知道自己沒有資格替自己逝去的什麼而哭泣,所以我哭了,代替他不能哭泣的部份,替他哭了。
  我很高興自己能親眼見證到這一幕,看到了有人可以擺脫嫉妒,願意用成全作為自己的祝福。
  方燦杰很偉大,但卻是個徹頭徹尾的,偉大的笨蛋。
  當巧美和方燦杰全都一起摒息以待于樂人的答案時,我卻悄悄的,無聲無息的離開這個不屬於我的地方。
  不用等,我也知道于樂人要回答的是什麼了。
  我的本子上清楚的記載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巧美的積極主動、方燦杰的付出犧牲,還有……于樂人的無動於衷。
  這個故事還沒辦法走向END,因為于樂人還沒拿定主意。
  我在等,等著于樂人主動走向我問清楚這一切的始末,跟著答案才能夠揭曉。
  是淚是笑的結果都好,只要是真心的選擇就好。
  這一年的寒假,發生了好多好多事情。
  寒假開始前,巧美終於踏出她要追求幸福的第一步,開口跟于樂人告白了。
  方燦杰的單戀也算到了一個段落,正式宣告收場。
  而我呢?我一直以為自己站在一個很客觀的立場,去看待我身邊發生的人事物,但事實上,能看得越清楚的人,不代表他就能客觀或是能以旁觀者自居。
  能看得越清楚的人,代表的是與事件的關連越深,甚至可能是事件的當者事之一,只是身份還不太明確罷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