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遠傳電信
  • 602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簡單就是美(26)

然而在今年,我們家出現了一個考生,照理來說全家應該要陷入一種緊張的氛圍裡,但哥對於他人生中的重要考試卻依舊抱持著平常心看待,每天照著他所排定好的計劃表讀書,其他的時間依舊悠哉得很,沒什麼變化。
  只是這段日子裡,之樹哥也變成了我家的常客。
  我是不知道集體讀書的效果是否真的那麼大,但我較常看到的反而是他們兩個窩在房間裡不知在說些什麼小秘密。
  不,其實說是秘密也不對。雖然我沒有聽到他們在講些什麼,卻可以從他們倆個平時的對話之中,猜出一點點頭緒。
  學測過後,好像有人要做出什麼舉動了的樣子。而會讓他有這種想法,似乎就是因為我上次說過的那些話的樣子。
  不管怎樣,我似乎只要等著,就會有好戲可看了。
  我抱持著這樣的心態等呀等的,等到了學測終了,等到了我原先預期的事情找上門來,卻沒料到會多了一件。
  哥和之樹哥早就計劃好等學測完了就要先出去外面透透氣,規劃好了行程準備到花東去玩一趟。
  臨行前,哥把我叫到了房間,說是之樹哥有事情要問我。
  「小單,聽說巧美跟樂人告白了?」之樹哥劈頭就是這麼一句。
  我靜靜的點點頭。哥和之樹哥會知道這件事情是意料中的事。先別說他們和于樂人跟方燦杰兩個人都熟,光是巧欣姊是巧美的姊姊,憑著這點關係,我想這件事要瞞住他們這三個學長姊的機會就不大了。
  「樂人還說要過了寒假後才要給巧美答案?」之樹哥接著問。
  「嗯,于樂人是說他需要考慮一段時間。」說實話,我覺得他的選擇的確也沒錯,他的確是需要時間好好考慮考慮。
  先別談方燦杰對巧美的感情,光是他自己對巧美是什麼感覺,他自己就得要好好想想了。這些日子雖然每次巧美找他時,他的臉上常常流露出為難的表情,但每次他還是都乖乖的訊連軟體答應。
  如果真的不想或是不要,我想他是真的會說不的人,可是他沒有呀。IBM系列
  由此推斷,他對巧美應該也是有一定程度的好感,或是某種程度的感情在,只是不曉得這種感情,會是友情還是愛情?有沒有可能從友情轉變成愛情?
  再者,他還有另一段更為重要的友情該考慮。方燦杰雖然擺明了贊成他們在一起,但明知道自己的哥兒們喜歡巧美,他真的能不在意和巧美在一起嗎?
  這些都是很需要深思熟慮的問題呀。
  「妳有從樂人那邊聽到什麼嗎?」之樹哥打算從我這個探消息。
  我無奈的聳聳肩,表示我什麼都不知道。「他們兩個的私事我不便插手呀。」就算我想插手,也沒那個餘地。
  前陣子巧美幾乎是把于樂人當成她的所有物在看待了,不管到哪都要跟著于樂人,別說是我了,只要是任何雌性動物一靠近于樂人不到幾秒,她馬上會從別的地方竄出來,硬是斬斷人家和于樂人的接觸。
  就算她臉上堆著完美的笑,態度也看不出什麼異端,但看在知情的我眼裡卻感覺到一股厭惡。巧美的佔有慾實在是太強了,在還沒到手之前就表現得那麼明顯,叫我不為她的行為感到反感也不行。
  單就這點,巧美就輸了芊怡一大截。
  「那妳覺得,樂人會答應巧美嗎?」
  「我不知道。」
  若是巧美這樣的行為只是因為她還沒有安全感,害怕任何人都會來搶于樂人所衍生出來的表現的話,那麼我真的不敢相信她真和于樂人交往了之後,她的佔有慾會如何的“發揚光大”呀。
  根本沒辦法寄望,她會在得到安全感之前將這種行為全部撤去。
  「那妳知不知道于樂人說需要考慮的原因是什麼?」
  「我知道。」我老實的招了。
  在接連問了四個問題後終於有了一絲曙光,之樹哥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那是什麼?妳快跟我說呀。」
  看著他興奮的反應,我將眼神轉向哥,向他傳遞自己的朋友自己處理的訊息。
  哥接到我的訊息,淡淡的嘆了一口氣然後開口。「是為了方燦杰吧。」
  「方燦杰?」有人不解。
  「因為阿杰他喜歡巧美,對吧?」哥看向我。
  嗯,真不虧是簡潔大師,果然什麼都瞞不了他。
  「阿杰喜歡巧美,但是巧美喜歡的是樂人,難怪樂人要……」得到答案的之樹哥頓時安靜了下來,陷入思考中。
  只見簡潔大師回答了問題之後,眼神卻緊盯在我身上不放,像是在看著我思考些什麼。
  就在房間內的氣氛陷入一片靜默時,之樹哥的電話突然響了。
  「對不起,我出去接個電話。」之樹哥的臉在看見來電顯示時微微的紅了,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巧欣姊打給他的了。
  我的眼神隨著之樹哥的移動離開房間,一轉頭就對上了哥的眼神。哥一直在看著我,眼神從沒有從我身上離開過。
  「有什麼話想說就說啊。」這樣一直看著我難不成他想知道的答案就會自動冒出來嗎?
  「妹,聽到巧美跟樂人告白,妳有什麼感覺沒有?」
  我?「沒什麼感覺呀。」
  「那妳是對巧美沒感覺,還是對于樂人沒感覺?」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對他們一個人沒感覺,跟對他們兩個人都沒感覺,有差別嗎?
  聽得出來哥說的每句話裡頭都帶有暗示,但偏偏我就是聽不出他要說的重點是什麼?
  「我記得于樂人是妳的本子裡頭,分數出現最多變化的人不是嗎?」
  「是啊。」他是一個很有趣的人。
  「妳之前不是還挺在意他的嗎?」
  「是啊,我一直都挺在意他的呀。」我從沒否認過這項事實。
  于樂人在我心裡是個特別的存在,他在我心裡沒有一個固定的形象,沒辦法將我對他的在意歸類在某一種特定的IBM系列感覺內。
  他就像是一團雲一樣隨時在變化,輕飄飄像是沒有重量,但對上藍天,卻又顯得極為重要。
  「那麼聽到一個女孩跟妳很在意的人告白,妳難道沒有什麼感覺嗎?」哥講的話依舊帶著很重要的暗示,但他就是怎樣都不肯跟我講明。
  「我該有什麼感覺?比方說?」打個比方來聽聽嘛,好歹讓我更清楚他要跟我說什麼。
  「比方說,覺得自己心愛的東西就要被搶走了、覺得很不甘心、或是害怕、不捨什麼的?……」盯著我的一臉茫然,簡潔大師的眼睛整個瞇了起來。
  哥看著我的眼神就像是一個老師在教一個學生,但是那個學生卻是個怎麼教都聽不懂的笨學生,眼神很兇惡,卻也很漾滿著濃濃的無奈。
  「……」不甘心、害怕,不捨?
  我為什麼要對巧美跟于樂人告白一事感到不甘心?害怕?不捨?
  「其實……」
  其實我這些日子都在忙著觀察方燦杰,雖然也是有從方燦杰的背後看著于樂人和巧美,但因為我的心思都沒有真的放在他們身上,只是對於他們三個之間的關係演變到這如今這種地步,我可以說自己很了解事情的始末。
  但要問我對於事情的感覺如何?我還真……回答不出來耶。
  我根本沒去問過自己這個問題呀。
  我只是一直認為巧美要跟于樂人在一起,是他們兩個加上一直在背後push的方燦杰的事,跟我無關呀!
  我只是一個旁觀者,除了之前有次真的看不下去,插手他們之間的事以外,其餘的時間我都只是靜靜的看著一切的變化、看著他們每個人的喜怒哀樂,看著他們如何面對自己的心。
  我從來沒有,也不曾想過,這樣的自己需要在這件事裡頭安上什麼角色跟位子。我只是做了我認為該做的事,站在我認為自己應該站的地方上頭。
  所以哥問我的這個問題,我真的是不知道為什麼他要這樣問我?
  但要是事情真的與我無關的話,哥也不會問我。
  在哥的強烈目光之下,我迷惑了。
  隱隱約約的,我發現我似乎遺漏些什麼。
  「我是不是忘了什麼?」看著哥的眼神,我越來越心虛,越來越緊張。
  「是,妳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哥堅定的對我點頭。
  「是什麼?」
  「小單,妳忘了什麼是該由妳自己去發覺,要是經由我的口中知道就沒有意義了。」哥淡淡的對我搖搖頭不肯說。
  「妳忘了什麼都可以,就是不應該忘了對妳最重要的這件事情。」口吻裡充滿了譴責。
  看著哥的態度,讓我更緊張了。
  我拼命的在自己的腦海裡回想,想要想起自己忘掉的到底是什麼,卻是越著急越想不起來。
  我真的不知道我忘記了什麼,是哥看到了,但是我卻自己沒發覺到的。
  「哥,我真的不知道我忘了什麼。」我覺得自己原本的自信和堅定全被哥簡單的一句話給打散了。
  哥是不會騙我的,他會這麼說,就代表一定有什麼是被我不小心給忘了的。只是哥看到的到底是什麼?到底是什麼對我那麼重要,重要到我忘了是不行的?
  看著哥望著我的眼神,那裡頭有拿我無可奈何的無力感,還有……一點點的憐憫和心疼。
  「哥,如果你一直不告訴我的話,我能夠自己想起來嗎?」看著哥的眼神,我有點想哭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從哥的眼神中發現,我忘了這麼重要的事情之後,我可能就真的因為這樣而失去了些什麼。
  但是哥說得也對,如果這件事真那麼重要,而我卻是經由其他人口中知道,不是由我自己發現的話,就什麼意義也沒有了。
  「妳會自己想起來。」哥眼裡的心疼越來越濃。
  得到了這句保證,卻沒辦法讓我的心穩定下來。
  聽哥的語氣我知道了,我一定會為了忘了這件重要的事情付出代價的,一定會的,要不然哥看著我的眼神不會哀傷。算命、風水、占卜軟體
  我真的遺忘了對自己重要的一件事,而忘了這件事情的後果,馬上就要應驗在我身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