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遠傳電信
  • 602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簡單就是美(4)

趙之樹學長是我第一個遇見,就可以讓我加到五分的人。
  從小到大,我看過最優質的男人總共有兩個人,一個是我爸,另一個就是我哥,他們在我開始用分數評分對人的第一印象時曾經做過我的試驗品,兩個人的分數一樣是五分。
  從那之後,在我身邊出沒的男生從來沒有人可以超越我爸跟我哥的分數,今天卻出現破例了。
  雖然趙之樹學長並沒有超越五分,可是他還是跟哥一樣拿到同分,成為最高分的一員。
  「簡同學、簡同學?」
  就當我沉浸在我的筆記本裡頭,正在專注地寫著趙之樹學長的事蹟時,卻硬生生的被一個聲音給打斷。
  「有什麼事嗎?」我面無表情的詢問來者。
  因為導師跟國文老師借的時間不多,所以並沒有在選完股長後重新安排座位的分配,現在,于樂人依舊是坐在我的左手邊。
  「沒事……只是下課後國文老師又折回來教室找妳,但是妳不在,所以他要我替他轉達妳一些事情。」于樂人跟我講話的態度,沒有因為我的臉色不善而變化,依舊是溫和的很。
  「他說什麼?」
  「他說,他每次上完課之後都要舉行小考,所以妳在小考前一定要先到老師辦公室把全班的考試簿帶回來,然後凡舉國文的任何考試、作業都由妳收齊後再交到他桌上,不用再讓學藝股長處理。」
  「哦,那我懂了,謝謝。」簡單一句話,就是我要包辦國文老師所交待下來的一切。
  「妳剛剛是去三年級找妳哥哥嗎?」本以為談話到此結束,沒想到于樂人竟然會主動跟我攀談。
  我抬頭看著他,想看看他是不是也跟某種人一樣有某種企圖。
  當一個人擁有美麗的外表之後,很容易的就會跟著有愛慕者,而且美麗的外表隨著年紀的增長而越來越有獨特的風采時,愛慕者也會跟著越來越多。
  有些人愛慕一個人是偷偷的放在心裡不欲人知,但有些人愛慕一個人時卻同時也希望能得到對方的青睞,甚至可以和自己愛慕的英語學習人發展一段戀情。
  戀情的開始,有些人選擇一開始就用破題法,展開積極攻擊,有些人則選擇從朋友作起。于樂人會採取的進攻方式,應該是第二種比較有可能。
  「你怎麼會知道我去找我哥?」下課全班鬧烘烘的,誰會注意到一個剛認識的同學的去向?
  除非是特別的在意。
  「因為我剛剛看妳朝東側的三年級教室走去,所以才想妳是不是去找妳哥哥了。」于樂人笑著這樣對我說。
  「我是去找我哥沒錯呀。」妹妹找哥哥,沒什麼特別的。
  「這樣呀……」他突然笑著點點頭,然後沒接著說些什麼,就把他的注意力又轉回他眼前的課本上。
  這樣是怎樣?
  我還以為他想要藉著這個話題來當開頭,然後試著搏取我的好感呢!沒想到他竟然只是這樣簡單一句話就帶過,弄得我搞不清楚他想幹嘛。
  難不成是我想得太複雜,他只是想簡單的跟我哈啦一下?
  于樂人這樣的反應有點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反倒引起了我對他的興趣。
  「于樂人。」這次換我主動叫住他。
  「什麼?」
  「你被方燦杰這樣陷害哄上去當班長,有什麼感想?」我直接了當的問出我的想法。
  我知道他們兩個是好朋友,更知道方燦杰就坐在我的右手邊,我所說的話方燦杰一定也能聽得見,但是我還是選擇毫不掩飾的說法來表達我的疑惑。
  我喜歡簡單直接的方法,不喜歡拐彎抹角的。
  將筆記本翻到空白的那一頁,我準備如實的寫下他所說過的話,試著從裡頭留下值得我記錄在屬於他的那一頁的事蹟。
  來吧,你可以開始說了。
  于樂人像是沒料到我會這麼直接的問他這個問題,他整個人愣住了一下,然後才回過神,用咳嗽掩飾他的笑意,一直咳、一直笑。
  「有什麼問題嗎?」我被他的反應搞糊塗了。
  「沒有,沒什麼問題,只是我沒想到妳那麼直接就問我這個問題。」
  「不可以問嗎?」我故意這樣問他。
  我當然知道很多時候有些事情不該那麼直接了當的問出來,婉轉有時是種很好用的工具,可以讓你保護自己,也可以得到你想要的答案。
  但是我真的很好奇。
  也可以說我是故意的,我就是想知道于樂人在聽到了這個問題後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有點激將法,但又不算是。
  「當然可以,只是這種敏感的話題通常都該用婉轉一點的方式問才對啊。」他像是在教導小朋友一樣的說著。
  「那你的感覺是?」
  「沒什麼特別的感覺,不管是誰推我當班長都好,我只知道既然當選了,就要做好自己的份內的事。」于樂人淡淡的對著我笑。
  加一分。我跟著笑了,然後闔上筆記本。
  「很高興認識你呀,班長。」我朝他伸出手。
  他的一番話說得很好,沒有藉機誇獎自己、或是裝可憐博取同情,對於方燦杰的作法也沒有提及半點,就只是單純的把他的硬碟.光碟.備份救援.還原工具感想給說了出來。
  我加他分的原因,是因為他懂得帶開話題,卻又不會讓場面變的尷尬。
  「那裡,我才很高興認識妳呢。」他回握著,然後輕輕的笑著又把頭轉回他的課本上。
  我安靜的觀察了他一會,就在他和我都以為話題就要在此打住時,我又開了口。
  「于樂人,你認識我哥哥簡潔嗎?」三年級的學長有沒有紅到連一年級的新生都認識,對我來講是件可大可小的事。
  對於使用我哥的名氣這件事,我向來都是利用的相當徹底。
  正所謂前人種樹後人乘涼,既然我哥的好名氣在師長界吃得開,在同輩及晚輩之間,這個道理有時也是相通的。
  如果我身邊的同學對我哥有什麼特別的傾慕,我個人是相當樂意當起他們彼此的橋樑,只要我能從他們身上獲得我想要的就行了。
  挺像是偶像的妹妹偷拿哥哥的生活照出來販售一樣,只是我要的不是錢,而是可以讓我感到高興的,或是可以讓我獲得方便的,我一概來者不拒。
  「簡潔學長嗎?我不認識他,不過我聽說過他許多事。」
  「聽誰說的?」
  「聽我家附近的大哥說的,他剛好跟簡潔學長同班,跟我說過一些關於簡潔學長的事。」
  「那你對他有什麼看法?」
  「他?是指簡潔學長嗎?」
  「對呀,就是我哥呀。」
  「我跟他不熟,說不上什麼看法耶,不過我想他應該是個不錯的人吧。」于樂人的口吻從頭到尾都沒變。
  我失望的嘆了口氣。
  好吧,我現在知道于樂人對我哥沒有任何興趣,就等於我沒有任何籌碼。
  「這樣哦。」真可惜,本來我以為可以找到一個班長級的當我的跑腿呢。
  「上課囉。」沒理會我的沮喪,翻譯軟體于樂人在看見老師走進教室之後,馬上站起來喊口號。
  「起立、敬禮、老師好,坐下。」
  「同學好,我們開始上課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