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遠傳電信
  • 602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簡單就是美(8)

加入文學社之後社團活動,真的如同他們一開始說的只要按時交篇文章就能交差,其他的時間就自動選擇要到社團看書或是可以挑個不會被教官找到的地方混掉整個下午。
  高中的生活就是這樣過了半個多月,上課、下課、放學,很規律又很單調。
  唯一產生變化的,大概就只有我本子裡頭的分數吧,有幾個人的分數上升了不少,尤其是于樂人,我發現他根本就是“惦惦吃三碗公”的傢伙,分數從社團招生日那天開始呈現直接飆漲。
  從原來的負1.5分,在社團招生日那天我又幫他加了個3分,原因是他太機智、還有臨場反應跟挖陷阱給人跳的功力高深,算是我栽在他手裡的少數人之一。
  就因為他害我栽在他手裡,才會讓我從本來加他5分硬是扣了2分,哼。
  第二個分數往上攀升的就是之樹學長。
  高三的體育課時常被別科的老師給借走,幸好簡潔他們班導還算明理,並沒有剝奪掉他們喘息的機會,簡潔他們班的體育課,剛好跟我們班同一節。
  我們班的體育老師總愛叫我們一上課後就繞操場跑個兩圈,做完體操後再教我們今天上課的項目,然後是自由練習。
  只是夏天太陽那麼大,女孩子真的不是很適合站在這種烈日下被太陽曬,班上許多女生,常常趁著老師離開之後就躲到樹蔭下乘涼,順便交流一下情報。
  看著高三的學長在球場上奔馳著,偶爾來個帥氣的灌籃,不免又是引起在場女生一陣尖叫;學姊們的戰地則移往羽球區,優美的身子拉長後有力的甩出去,不管看那邊,都很有賞心悅目的功用。
  雙方的代表恰巧我都很熟。學姊區的代表是巧欣姊,古典的氣質美打起羽球來有種無法言喻的帥氣,而學長區的不二人選當然就是我哥,還有之樹學長。
  之樹學長打時球有一種帥氣,當球在他手上的時候他總是會露出一股清爽的笑容,然後趁著對方不注意的時候切進去,傳球,再傳回來,上籃。
  每次只要他或是我哥投中球,身邊就會開始有著一股尖叫。
  我聽過班上很多女同學對他的評語,說他長得帥氣、個性又體貼,對待學弟妹也很和氣。至於最後一點我們班的同學是怎麼知道的呢,原因很簡單,就是出在我身上。
  「水。」我手裡拿著兩瓶礦泉水,站在樹蔭下等著往我走來的帥哥二人組。
  小妹的職責之一,就是得當小妹。
  當哥哥在球場上奔馳時,做妹妹的要識相一點,買瓶水來慰勞哥哥的辛苦,以便在哥哥心裡提升自己很貼心的形象。
  一瓶水不過十塊,在加哥哥心裡加分的價值,無價。
  「謝啦,小單。」簡潔接過我右手的水瓶豪邁的喝了一口。
  「水。」我向站在我左手邊那個還在擦汗的人說著。
  小妹的職責之二,對哥哥的好朋友要有禮貌,偶爾巴結一點也是有必要。
  尤其對方還是個親切好接近的帥哥,巴結帥哥對我而言有好無壞。
  「謝謝小單。」之樹學長一邊接過水,一邊給了我一個笑容。
  我對於帥哥的笑容已經麻木了,但顯然其他的同學並不,因為他一笑,我身後就傳來了小小的尖叫聲。
  就因為之樹學長對待同學的妹妹也是一副好哥哥的模樣,並且擁有相當多的目擊證人,於是,探索、國家、知識頻道VCD趙之樹學長這個大名在我們一年級新生裡開始有了名氣。
  真不知道這樣是好還是不好呢……
  因為再怎麼喜歡他也沒用呀,人家已經有意中人了,而且還是個聰明漂亮的大美女。同學們,還是對他死心吧……
  喜歡我哥還比較有中獎機會哦!多多來巴結我,保證有妳們的好處的。
  身為帥哥二人組最疼愛的小妹,身價當然也會跟著漲了一些些。
  「妹,妳怎麼都不下去運動一下?老是躲在樹蔭下乘涼也不太好吧。」休息夠了,簡潔越過我靠著樹幹坐下。
  我聳聳肩跟著走了過去,拿起我的書和我的本子和他同坐。
  「我討厭流汗。」
  我不討厭曬太陽,但我卻討厭流汗的感覺,尤其是整個身子濕濕黏黏的又不能馬上洗乾淨,也不能像男生那樣把上半身脫個精光沖水,就只能用毛巾應應急。
  那種濕黏的感覺很難受,我超討厭的。
  簡潔沒說話,只是用眼角瞄了我手裡的東西一眼,然後無奈的嘆了口氣又跟著開口。「妹,妳怎麼還是沒改掉那個壞習慣?」
  不用問我就知道我哥他在問什麼了。
  「我覺得這個習慣很好啊,有助於我的人際關係。」我打從真心這樣認為。
  「幫人家打分數會有助於妳的人際關係?那是因為大家都不知道妳有這種習慣妳才敢有恃無恐說這種話。」每次只要提到這個,他就要念一次。
  我默默的聽著,猜得出來他的下一句又要接“那個”了。
  「都那麼久以前的事了,妳還沒忘記嗎?不愉快的事情就該學著放掉,老是藏在心裡會藏出病來的,妳知道……」
  「好,停,我知道你要跟我說什麼,你可以不用說下去沒關係。」趕在簡潔又要開始說教前,演唱會.MTV.卡拉OK-DVD我連忙開口阻止他。
  他的那套,我聽到都會背了。明知道再怎麼說我依舊沒把他的話聽進去過,他還是不肯死心的硬是要一說再說,執意要說到我肯聽話為止。
  每個人都會有他堅持的一些原則,就算明知別人會看不過去。而且這項原則還是擺脫不掉的,像我喜歡幫人家打分數就是一例。
  以前不曾有的習慣在發生了一些事情之後產生了,然後帶來了一些需要承受的後果。我的這項壞習慣,說起來就是那麼簡單而己。
  「妳要是早點走出來,我就用不著老是看到妳就要念妳一次了。」簡潔拿起我的本子,輕輕的敲了我一下。
  「你不會裝作沒看到。」愛瞄人家的東西又愛念。
  「那妳應該學著機靈點,別讓我瞧見或是乾脆在我面前裝作妳已經戒掉這項習慣的樣子啊。」講得語氣像是我非常不受教一樣。
  是是是,簡大哥,你說的都對,小妹我錯了,真是十分抱歉。
  「現在妳的本子裡,分數最高的應該是阿樹吧。」明明沒看過本子的內容,卻能猜得出來,能做到這種程度的也只有我哥了。
  「知道還問。」自家妹妹的喜好是什麼,他不是很清楚嘛。
  「哥是怕妳評分歸評分,會不小心喜歡上分數最高的那個人。」
  「……我沒那麼沒定性好嘛。」又不是靠著評分來判定我喜歡誰的。
  分數越高只代表在我心目中對他的好感很好,又不是一定就會喜歡人家,如果真的要憑本子裡頭的分數來決定我要喜歡誰的話,那在我變成花痴前,我就會先變成戀父跟戀兄情結的女生了。
  「知道就好,哥只是不希望妳受傷。」
  「知道啦。」這就是他為什麼要告訴我之樹學長有喜歡的人的原因。
  雖然說之樹學長並沒有和巧欣姊在一起,但是我有個原則,就是絕對不會去當人家的第三者,他們兩個目前是還沒有在一起,並不代表以後不會在一起。
  我不喜歡強迫別人喜歡上我,喜歡一個人這種事該是自然而然就會發生的一件事,不該有任何外力加持或是阻擾。
  假如我真的喜歡上之樹學長,那我就一定會等到他和巧欣學姊之間的事有個著落了才會開口告白,說我被動也好、不積極也好,我只想要讓我愛的亞洲連續劇DVD人自己自動走向我,就這麼簡單。
  「不過你下次要說教時,麻煩請記得挑個偏僻一點的角落。」我埋怨的瞪過去。
  幸好之樹學長剛剛休息沒多久就被其他同學又召回球場上去了,要不然我們兄妹的這番話,他肯定聽得一清二楚。
  「是,我的大小姐。」簡潔伸手摸摸我的亂,笑著應。
  唉呀,看他這個樣子,八成又是把我的話左耳進右耳出,沒放在心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