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遠傳電信
  • 602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簡單就是美(9)

「你們兄妹倆在談什麼呀?聊得那麼開心?害我都不敢插話,以免破壞你們周圍的溫馨氣氛了哩。」之樹學長從球場上退了下來,跑到樹蔭下跟我們一起同坐。
  「我們沒聊什麼。」我淡淡的搖搖頭。
  再怎麼聊都是老調重彈,沒新意更沒創意。
  「妹。」我老哥突然叫住我。
  「什麼事?」
  簡潔先是把目光放在球場上,然後轉頭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露出饒有興味的笑容問了我一件事情。「妳們班那個于樂人,妳熟嗎?」
  于樂人?幹嘛突然提起他?
  「還可以吧,幹嘛?」
  「只是覺得他打球的姿勢很不錯,球技似乎也挺好的。」經他這麼一說,我和之樹學長同時將眼光調向我們班男生正在廝殺的球場上。
  「跟他搭檔的那個男生打得也很不錯,我記得他是叫……方燦杰是吧?」之樹學長突然轉過頭來問我。
  我輕輕的點點頭。
  方燦杰天生就長得像是專走陽光運動型的,球打得好是可以想像的,但于樂人嘛……老實說,我沒想到他的球也打得挺不錯的。
  打得挺不錯的意思是說,起碼他運起球跑全場時動作顯得很流暢,呼吸也不會顯得很急迫,看得出來是平時就有在運動的樣子。
  不過他身上的膚色還是會真是欺騙社會大眾啊,他要不是天生麗質曬不黑,不然就是他一定專挑晚上打球,才能夠保持現在這身白斬雞的膚色。
  他甚至比我還白呢!真是氣人。
  越是觀察他,就越發現這個男生有著很多面,讓人忍不住想要一看再看,想知道他的底限到底在哪裡,他到底還有多少,令人好奇的一面?
  「你幹嘛突然問起他呀?哥。」面對簡潔對他的關注,讓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沒呀,只是覺得他跟外表看來挺不一樣的,對吧?」我老哥曖昧的向我眨眨眼,像是在傳遞什麼不可告人的訊息似的。
  事實上也是這樣沒錯啦。我可以從簡潔眨眼的動作裡讀取,他在跟我說:于樂人在妳的本子上,分數應該是變化蠻大的吧?
  唉,知我者,莫若哥呀。
  「不知道他們兩個有沒有興趣進校隊呀?」之樹學長天外飛來這一筆。
  進校隊?他們兩個?方燦杰看起來是挺適合的啦,但是于樂人?他的體力撐得住嗎?他的身材根本就是白斬雞一隻耶…… 
  哦,對不起,我錯了,既然他老大天生就有令人刮目相看的本領,那麼我想就算進了校隊,他也是能使出這招看家本領,讓眾人對他刮目相看才是,反正他那身膚色本來就是拿來欺騙社會大眾的。
  「可是他們兩個已經是文學社公認的下屆社長跟副社長了。」我不得不開口提醒之樹學長這項殘酷的事實。
  本校校規規定,學生一次只能參加一個社團,包括校隊在內。
  「既然是下屆,就表示他們今年還是可以跳到別的社團去呀。」之樹學長好像還沒死心的樣子。
  「可是他們今年若是沒待在社團的話,下屆社長、副社長還讓他們當,不是很奇怪嗎?」雖然文學社的人少,向心力卻是挺強的,要是他們兩個高一跑去校隊,高二卻還是能當上幹部一定會有很多人不服氣的。
  「我記得……你們文學社不是只需要每兩個禮拜交一篇心得報告就行了?」簡潔突然低頭沉思了起來。
  「對呀。」
  「那就讓他們加入校隊,每兩個禮拜還是照交一篇心得報告,依然有在文學社裡頭活躍不就行了?」簡潔學長突然將希望的眼神投向我。
  「……」這樣聽來,表面上是可以啦,但是實際執行的話……
  哦不,哥,你千萬別害我啊。
  看著簡潔張口好像要說些什麼,我的冷汗已經開始無聲的MP3-DVD冒出頭了。
  「妹,既然妳和巧欣的圖庫軟體妹妹也同是文學社的社員,那麼要掩護他們兩個,應該也不成問題的吧?」
  我就知道。
  「反正妳們兩個打定主意要從一而終的待在文學社,那麼就算他們高一沒在社團裡,升上高二,妳們兩個也是可以以元老的身份為他們加持,讓他們能順利當上社長跟副社的位子呀。」
  你想的美!你要是真這麼想,我就聯合巧美把于樂人和方燦杰幹掉,社長和副社長的位子就讓我們兩個留著自己坐。
  我靜靜的把目光投向簡潔,用眼神說明我的心意。
  簡潔只是聳聳肩,把勸說的責任推向之樹學長。
  「阿樹,我看應該是不太可能的啦……如果小單她們不肯配合,害得他們兩個高二回文學社當不了社長跟副社長,這個責任我們可擔不起啊。」意有所指的眼神飄呀飄,飄到我的身上來。
  卑鄙。
  簡潔你這個卑鄙無恥,陷害忠良,連自己親妹妹都能推下火坑的小人。
  「小單……」某位在我本子裡頭分數最高的異性,將期待的眼神轉向我。
  我在心裡瘋狂哀嚎。
  沒錯,我不想做的事情是沒有人可以逼迫我,但是,面對我最欣賞、最好感的人的請求,我卻無法狠下心去拒絕,簡潔就是吃定我這一點,才會把之樹學長給推出來的。
  知我者莫若哥,懂得利用我的弱點的也只有他了。
  不知道今天回家跟爸媽說哥欺負我有沒有用……
  「這種事不應該只問我,你們還得要問過于樂人、方燦杰,還有巧美的意思。」我無條件舉白旗投降。
  我發誓,這種割地賠款的事我絕不再做第二回,簡潔,你欠我很多次。再次將眼神憤恨的射向他,講明我的心聲。
  「那好哇,趁今天你們大家都在,那我直接把他們約過來好了。」之樹學長興奮得很,說做就做。
  看著他先衝向籃球場找了于樂人跟方燦杰過來,又到了羽球場找回正在和姊姊談天的巧美,我的心不止涼了一半,簡直是整個心都浸在南極圈裡了。
  明知道我最討厭把責任攬上身,也知道我不喜歡和人有太過靠近的接觸,偏偏他就是要使這招,硬給我加上責任,又讓我不得不和于樂人他們拉近距離。
  「你到底想幹嘛?」想到這兩點,我說話的語氣不由得衝了點。
  「別那麼生氣嘛妹,我是為了妳好呀,讓妳更有機會觀察于樂人,好好的發掘一下他不為人知的另一面。」簡潔很敢跟我邀功。
  我和于樂人同班又同坐在隔壁,我一天有超過八個小時的時間能和他相處,根本不需要他再替我增加額外的時間數。
  他一定有詭計。
  身為簡潔唯一的妹妹,了解哥哥疼愛妹妹的習性,我敢發誓,他背後一定藏有什麼陰謀,肯定還有後續,我得要小心防範才行。
  「哥,希望你別忘了我之前的教訓。」那次跌得慘痛的經驗,他也是知道的。
  就因為那一次,我才會變得那麼彆扭,我才會有了替人打分數的習慣,有了這招,保護自己的好方法。
  「放心,這次哥會跟在妳身邊看著妳,不會讓妳受傷的。」他說出口的語氣,隱約透露出堅定,還有……一點點自責。
  我知道發生那件事讓簡潔覺得他自己也有責任,可是我從來沒有怪過他,從來沒有。
  因為我的人生是我自己的,該由我自己負責,哥不可能一直幫我阻擋那些痛苦,他或許有這個自覺,但他並沒有這個義務。
  更何況,如果沒跨過這些痛苦、渡過這些難關,我又怎麼可能會成長呢。
  有失必有得,這是必然的道理。
  在成長時跌得痛一點,大了就會怕了,就會更懂得要好好保護自己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